男子被传唤至派出所死亡:6辅警获刑 家属申请抗诉


2015年,郑某终于露面,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。此后,在社区戒毒期间,郑某又再次吸毒,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庭审中,黄浦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到庭支持起诉。检察机关认为,郑某对小宝疏于照顾,经常去向不明,强制戒毒恢复自由后即失去联系,至今下落不明。期间,小宝由申请人抚养照顾,已形成稳定的抚养关系,因此建议依法撤销郑某对小宝的监护人资格,并由作为基层组织的居委会担任小宝的监护人。

以色列强制民众戴口罩:没口罩想其他办法遮住面部

从2日开始,所有以色列人都应在公共场所戴口罩;任何返回以色列的以色列人,都要在指定宾馆隔离14天。

3月30日,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获悉,近日,该院依法适用特别程序对该案进行了审理,一审终审判决撤销郑某作为小宝监护人的资格,并指定居委会作为小宝的监护人。

当地时间周三(1日),以色列总理本雅明·内塔尼亚胡下令所有以色列人在公共场合必须佩戴口罩,并称这是该国抗击新冠病毒蔓延所作努力的一部分。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法院表示,鉴于小宝的生父不详,外祖父母又均已去世,从过往几年小宝的照护情况来看,居委会完全可以肩负起对小宝的抚养责任。据此,居委会要求指定其为小宝的监护人,于法有据,法院对该申请予以支持。

黄浦区法院受理该案后,由三名资深法官组成合议庭,适用特别程序开庭审理了该案。

撤销母亲监护人资格,居委会成为监护人